從黃慧妍藏品到香港藝術文獻庫

亞洲藝術文獻庫,2011年4月29日。
 
 
寫於二零一一年四月廿九日
 
六個月的藝術家駐場是這樣開展的,第一個月我在找出亞洲藝術文獻庫是如何成立,在過程中發現徐文玠小姐策劃的第一個組織,是尋找獨角獸小隊,集合資金,小息時帶領同學尋找獨角獸。當然她為亞洲藝術文獻庫寫的第一份計畫書,還是要向大家推介,雖然她說她早應該把它燒掉。
 
二月我跟研究員談了很多話,他們一邊對著電腦在忙,一邊要思考甚麼是亞洲,甚麼是收藏選擇的準則,文獻庫所無法逃避的價值判斷,研究員個人喜好,研究工作、會議、行政的比重,還有藝術家駐場為員工煮午飯的狂想。
 
第三個月我開始跟不同的藝術工作者通信,寄出了百多封書信,這是我一直以來很渴望的,由讀書時覺得雖然尊敬現代水墨,但總未能跟王無邪老師好好溝通,就算現在的同業,我們還是了解不多,也由於兩三年前在文獻庫負責呂澎先生的藏品,他和藝術家如張培力先生、張曉剛先生的通信,令我對中國藝術有更人性化的了解。
 
四月份一邊繼續書信計畫,一邊開始《黃慧妍藏品》,我對爸爸說如果有人要研究我,你可把和我相關的文件拿出來嗎?過了一星期他竟然把東西都以文件夾好好分類,竟有厚厚的十多本,我問他小學、中學成績表也是嗎?他說可看到美術科成績,我拿著看看,老師在品行寫的評價為此學生能獨立思考,但對學校生活缺乏熱情。或許,爸是對的。除了可能有些自我陶醉的文件外,我加了幾項重要的項目,包括名片和未實現/失敗的計劃書。我所收集的名片有幾百張,除了策展人、藝術家等,還有手工好的木工、想找藝術家合作的印刷商等,而他們於我都是促進香港藝術發展的重要人物。我寫過很多計劃書、駐場申請,失敗過很多次,但我一直相信這些被拒於門外、沒有實現的作品比已實行的更可觀,也由此看到甚麼是藝術館、空間、機構所不欣賞的。除以上兩項,還有由通信的藝術家收集回來的單張、宣言、名片等。
 
由五月起我會為香港藝術文獻庫準備,包括繪畫宣傳海報、準備辦公室傢俱,收集其他藝術家藏品,五月尾至六月,我每天會在亞洲藝術文獻庫裡的香港藝術文獻庫上班,整理文件之外,每天相約沒有回信的人士參觀,收集更多資料,我希望在駐場完結之前,香港藝術文獻庫的館藏會比亞洲藝術文獻庫的更多,那又回到尋找獨角獸的想像。
 
《從黃慧妍藏品到香港藝術文獻庫》作為一個過程,嘗試為以後有志於香港藝術研究的人士,收集文獻,當中涉及如何決定文獻價值、歷史怎樣被建構及其開放性的問題,然而,更重要是我抱著敬愛,向香港從事藝術的人物,希望為他們所做的、所想的,留有一個記錄。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

Join other followers: